台南警方破獲暴力討債集團,方姓主嫌利用遊藝場當堂口高利放款,如果還不出利息,丟雞蛋灑冥紙要不然就押人毒打,手段兇殘,其中集團嫌犯連自己有20年交情的國小同學也不放過,以投資高檔自助餐為由,花光被害人拿土地貸款3千萬,之後又設局詐賭,被害人受不了家人責罵,最後燒炭輕生!

 

人生總有困難時 生活總有急需時

真心推薦給您這個能協助您順利借錢的專業諮詢中心

您只要跟他們說明您目前的難題

相信這個問題

他們能協助您媒合最佳銀行

 

 

 


長期陷入經濟景氣不振的台灣,因為新閣揆賴清德上台,也拉抬總統低迷的支持度,顯示人民對新閣揆充滿期盼,希望賴揆能創造台灣經濟新榮景,甚至把賴揆的加薪和稅改,以及一例一修修正案,稱為類似安倍的三支箭。但是,安倍的經濟改革三支箭,基本上並未成功,只能勉強以曇花一現形容,這是大前研一對安倍的評價,安倍的失敗,根據大前研一的分析,安倍忽略了日本正在進入一個所謂的低慾望社會時代,而這樣的日本社會,已經不像戰後嬰兒潮那一代,充滿為事業奮鬥的決心,並且抱持邁向成功的信念;加上日本錯誤的政策,歷經20年失落後,經濟還在原地打轉。比較僥倖的是,日本是在國民所得超過3萬美元時,才遭遇瓶頸,台灣卻在2萬美元就遇到阻礙,兩國相較,差異並不大,台灣長期低薪,以及失落十年,加上中國政治經濟干擾,台灣經濟前景困難坎坷,應該更甚於日本才對,所以說台灣正走向日本衰敗的後塵,其實也不誇大。

大前研一在新書《低慾望社會》中如此定義日本:一、年輕人畢業後外出工作幾年,眼看薪資原地不動,就不願購屋,背負風險,而寧願租房,或和父母同居,造成建築業長期低迷;二、晚婚,少子化,超高齡社會,三種壓力下,日本年輕人逐漸失去偉大的志氣;三、失去物慾和成功慾望,表現在女性不買高價品,男性不買車,喜歡當宅男宅女,每天用銅板價格購物,喜歡在超商過活;四、銀行和企業存在一大堆爛頭寸,利息雖然很低,也很少年輕人去借錢創業。這是大前研一對低慾望社會的形容。

美國其實也有同樣狀況,佛利曼和曼德包在《我們曾經輝煌》一書中,批評當今美國社會,年輕一代同樣失去自我挑戰的決心,造成國力整體下降。

大前研一把失去動能的日本社會,歸咎於第一個原因,就是遺產稅太高,日本是全世界遺產稅最高的國家,2015年調高到55%,因為高遺產稅,使日本成為貧富差距最小的國家,但是,也造成有錢人不敢移民日本,甚至想要從日本移民出去,有很多年輕人因為繼承遺產而欠稅,甚至放棄繼承,年輕人以為拚搏一生,最後還是被政府收走,這種想法當然影響鬥志,而現狀又是如此嚴酷,所以更加影響年輕人拚博事業的雄心,只好選擇投降,做個蟻族,矇混過日。

其次,大前研一認為安倍經銀行信用貸款利率比較濟學,是企圖用老方法解決新問題的經濟學,所以註定會失敗。例如,以加薪的貨幣寬鬆方式加強消費,但是卻又兩次調升消費稅,加薪的效果和物價通膨完全抵消,結局只看到通膨表象,而加強民間投資,也是如此,政府並沒有提出比較可行項目或新創規劃。目前,日本企業閒置準備金超過320兆日圓,即便利息只有1%,卻找不到正確的投資管道,也很少人利用,大前研一認為,日本若想谷底翻身,最需要做的一件事,就是改變國家中央集權架構,把權力下放到地方的道或州,如果把現在的日本社會看成100年前的日本,仍然迷信凱恩斯那前置協商提前還款一套理論,由中央刺激公共投資,發行鈔票,最後的命運就是惡性通膨,這樣的指控已經非常嚴厲,問題是,尋找不同以往的經濟振興新藥方,並非那麼容易。日本和台灣皆是如此,台灣起動前瞻計畫,也是老藥方,多數官僚或專家,因為看不見社會趨勢遠景,所以只能在老方法中打滾。

大前研一的警告並非偶然,大前研一被稱為亞洲最好的趨勢策略專家,眼光比一般人更敏銳,也更洞悉這個世界的變化,多數人看不見的未來,逼近人類社會的速度,正在加快,就以日本勞動力而言,大前研一已經看到新的危機,日本出生率大約1.5%上下,卻是老化最快的社會,又是抵制移民的國家,日本移民比率只有1%,遠低於美國的20%,更比不上新加坡的30%,新加坡吸引高端人口,一方面政策性引進菲律賓外勞,改善新加坡人傳統洋涇濱英語,相形之下,日本卻過於保守,如果移民及戶籍政策不改變,十年後,日本本國勞動力堪憂。其實,日本的問題,也是台灣的問題,台灣出生率只有1%,加上晚婚盛行,雖然仍有24萬外勞大軍在台工作,但是,高端人口困於薪水太低,不會到台灣,而台灣本地高端人才又被中國磁吸效應和政策吸引,台灣移民政策又僵硬缺少變通,目前,政府就算以延遲退休年齡政策,使老化人口續留崗位,但是,人力正在減少卻是事實,尤其是長期錯誤教育,造成技術人才降低,再過十年,台灣人口將降低到2000萬人以下,台灣的勞動力問題比日本還嚴重,但是,政府的對策呢?

國家架構改造,不只是為了適應人口降低,更重要的是減少國家官僚浪費,縮短政策推動時間,日本和台灣一樣,可以預見的20年內,人口減少之下,會使鄉鎮步入老化,和進一步空洞化,這些地方行政機構是否需要合併?例如台南左鎮人口減少最激烈。其次,高雄人口也開始出現減少情況,以致第二大都會寶座讓給台中。其次,日本和台灣的民主制度,造成政策推動緩慢,以都市更新而言,小英總統在競選時推出都市更新,可以帶來多少內需效應,增加多少就業人口,創造幾百億經濟成信用不良急需用錢長,結果是被法令和行政效率太差所綑綁,永春都更案就是一個例子,只需一個人反對,就可以把整個都更案拖垮,這是1%推翻99 %,想一想,台灣許多老舊地區,土地液化嚴重地區,需要多久時間,才能完成改建,法令跟不上時代,更不符人民需求,是最大問題,日本和台灣一樣,六本木之丘,方舟之丘,先後搞了20年,才完成都更,表參道之丘都更,更花了40年,請問:人生有幾個40年,高雄十全路開通案,土地徵收也搞了40年,可見法令和官僚體系是台灣進步障礙,不能把責任完全推給人民抗爭,現在台南火車站地下化,也遭遇抗爭,而台灣的官僚遇到利益衝突抗爭,只有一招,拖下去,拖下去的結果就是全民陪葬,是否政府有更積極的方法呢?

面對全新的社會,需要新的創意經濟政策,因此大前研一提出對日本的規劃。大前研一認為,百分之七十五山地的日本,根本不需要發展農牧業,只要進口更便宜糧食即可,但是,政府卻認為國家安全需要,無法放棄農牧業,這完全是戰時思維,事實上,日本小農經營型態,長期需要政府補貼,而且務農人口正在消失,如果不是改變型態,否則就是開放農業人口移民到日本。其次,大前研一認為60%國內消費力,來自退休老人,那麼,提振國內消費最簡單的方法,就是規畫退休者可以消費的地方。以上這兩個問題,也是台灣的問題,政府可曾想到因應方法。

台灣的政客一談到經濟發展,一談到低薪,以及失落的十年,只會想到如何引進外資,如何製造創投,卻不去思考本國資金為何會跑到國外?而不願意在台灣搞創投。創投失敗率很高是事實,根據以色列創投經驗,成功率只有10%,很多台灣年輕人想搞創投,因為缺乏資金,只好到國外募資或跑到中國,人才外流更加嚴重,其實,台灣根本不缺資金,央行最近公布,銀行爛頭寸高達10兆台幣,許多跑到中國卻沒賺錢的銀行,也紛紛跑回來,如何讓這些游資願意投資台灣,才是大事,但是,我們的法令對創投興櫃股票的限制,卻更多,稅金更重,完全反其道而行,既然要鼓勵新創投資,那麼對興櫃的IPO,是否應該更加寬鬆?政府可否思考這個問題?目前,中國本身經濟問題一大堆,卻還願意花大錢,推出數十個創投平台,實質補貼方法,專門吸引台灣優秀年輕人,即便是為了搞統戰,但是這樣的魄力,又豈是台灣政府可以比擬的?政府看到這樣的警訊嗎?

今年國慶日,新政府再度開出創造更好台灣的支票,歷經馬政府六三三一路跳票,再到油電雙漲,以及錯誤的證所稅,具有賣台性質的兩岸經貿協議,三管齊下,使台灣經濟走入失落10年,這10年浪費,能否給新閣揆新的啟發呢?

因此,提醒新內閣,要搞活台灣經濟,不在漂亮數字,也不在於懂得英文專有名詞,也不在看懂美麗報告,而在深入市場民間,實地感受人民的柴米油鹽醬醋茶。我記得大學時代,有一次課堂上,我問老師,甚麼是經濟學?老師說,書本上印著經濟學三個大字,這本書不是經濟學以外,其他全部都是經濟學。因此,建議新閣揆有空參考兩本書:陳博志老師寫的《不能全怪馬英九》,以及大前研一寫的《低慾望社會》。

台灣和日本地理近鄰,兩國國情相似,經濟發展軌跡更是前師後學,所謂他山之石,可以攻錯,未來在經濟發展道路上,更是如此,值得台灣官僚有司思考。

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,文責歸屬作者,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,不代表本報立場。
5362474A945BC264

dsr8851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